把脉2020:积极应对趋势性上升的全球金融风险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1-18    

连平 孙长华/文 2020年世界经济仍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内,世界经济增长继续放缓,世界大变局加速演变的特征明显,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黑天鹅事件频率提高,全球金融风险可能趋势性上升。深入分析全球金融风险对我国经济的影响,寻找合理的应对举措,对于中国经济平稳运行至关重要。

一、全球金融风险正在趋势性上升

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全球金融风险趋势性上升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观察。

第一,全球杠杆水平继续增高,全球债务占全球GDP比值呈现较为明显的上升。其中,需要关注的是全球企业部门的债务负担进一步上升,企业部门的脆弱性进一步增加。2008年到2017年,全球企业部门债务总量年均增速达7.6%,远超同期全球GDP年均5.2%的增速。在企业部门中,高风险债务占总债务的比重达到了1/3,属于较高水平。再从政府部门债务来看,发达国家继续了上升的态势。特别需要关注的是美国政府在债务和GDP比例方面发生的显著变化。2018年,美国政府债务达22.6万亿美元,GDP则为20.5万亿美元,美国政府负债率达到110%。截至2019年三季度,美国国债总额再创新高,升至22.7万亿美元。美国前三季季调后GDP约为15.99万亿美元,美国政府负债率达到142%。这里的数据是前三季度的。事实上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里负债率有如此大幅度的上升,这需要看全年数据,但从三季度的数据至少也可以读出一点,即其上升趋势还是比较明显的。持续走高的杠杆和债务水平将对全球企业部门和发达国家的政府部门带来较大的流动性压力,一些政府偿债发生困难,企业违约事件增多,进而拖累相关的金融体系,酝酿金融风险。

第二,新兴经济体正面临偿债高峰期,债务偿还的压力将明显增大。在全球降息潮的推动下,利率水平逐步下降,但债务规模较大形成的利息总量依然很大。再加上美元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处在相对较高的水平,对于拥有大量外债的新兴经济体来说,压力明显加重。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外债和出口比由 2008年 100%上升到了160%,有的国家甚至达到了300%。从现在开始往后的五六年,不少新兴经济体面临着偿债的高峰期,大概有10万亿美元左右的贷款和债券要到期。其中2019年到2021年到期债务可能会超过5万亿美元。新兴经济体在此期间偿债的压力持续加重,将引发资本外流和本币汇率动荡,形成新兴市场金融风险。

第三,,全球资本市场脆弱性正在增长。目前,发达国家和一些主要的新兴经济体,货币政策都在向偏松的方向调整,利率水平进一步下降,不少国家已经是负利率。低利率环境鼓励投资者过度追逐收益率,往往容易形成更大的风险敞口,使得全球资本市场,尤其是发达国家和主要新兴经济体资本市场的脆弱性上升。2019年年初,美联储主席表态“美联储将对收紧货币政策保持耐心”后,美股扭转了2018年10月以来的下跌态势,重新上涨。2019年8月14日,道琼斯指数大跌800点,跌幅3.05%;纳斯达克指数跌幅3.02%;标准普尔指数则跌2.93%。美联储为预防经济衰退,自8月以来连续三次降息,美股从10月份开始又重新走强。但美国国债收益出现倒挂预示着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明显增大,给未来全球资本市场带来新的脆弱性。未来美国股市出现较大幅度调整的概率会大大超过持续上涨的概率。2020年初中东黑天鹅终于飞来,美股出现震荡,而欧日股市波动却大于美股。

第四,新兴市场货币汇率持续出现动荡。特朗普政府推行的“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给世界经济增添了极大的不确定性,首先传递到了新兴经济体的外汇市场。新兴市场国家在增长动力和产业结构调整上进展缓慢,而外债却不断增大,经济基础薄弱。2019年8月12日,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一度出现闪崩,一日之内暴跌36%;8月26日,土耳其里拉汇率开盘几秒内大跌15%;8月份南非兰特贬值8.25%,墨西哥比索则贬值6.54%。在美元处在相对高位的情况下,新兴经济体市场汇率受到各方面负面因素的影响出现了较大波动,会推动资本外流、投资萎缩和资产价格下跌,给这些国家未来经济运行的平稳性带来负面影响。在美国继续高举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大棒的背景下,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流动和本币汇率将进一步承受压力,出现新的动荡的可能性加大。

二、全球金融风险对中国的影响不容忽视

随着中国经济金融对外开放的进一步扩大,全球金融风险趋势性上升对中国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当下有必要认真分析全球金融风险传导方式和途径,判别其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

全球金融风险趋势性上升将会增加境内市场保守预期,并降低风险偏好,加大我国经济的下行压力。土耳其经济萎缩、阿根廷汇率动荡、美国与两伊之间的冲突等一系列黑天鹅事件都会加重市场的悲观预期,降低经营者、生产者、投资者和消费者对未来的风险偏好,减弱其投资、生产、消费的积极性和动力,增加出口、投资和消费的下行压力。

全球金融风险增大可能导致世界经济增长减速,不利于中国出口增长。全球金融风险的上升,也会影响到全球范围内的投资,一些国家可能面临着危机,全球需求增长出现放缓态势,世界出口增长速度下降。从去年到今年,一些重要的经济体,如德国、韩国、新加坡等以出口导向为主的经济体的经济增长速度出现了明显的回落,德国甚至出现了一个季度的负增长。这种现象的出现是全球经济增长减速,风险加大的重要体现。据OECD预测,全球经济2020年仅能实现2.9%的增长,2021年也不会超过3%,全球经济增速将进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最慢时期。中国是世界第一出口大国,与出口相关的制造业生产规模较大,解决了约1亿人的就业;在顺差保持较高水平的情况下,净出口对中国经济的贡献也比较大。全球经济增长回落往往是中国出口增速下降,甚至是中国经济明显放缓的一个重要原因。

金融风险上升降低全球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将增加外商直接投资放缓的压力。2018年美国挑起贸易摩擦以来,我国吸收外商直接投资总体保持了平稳增长,但增长速度比以往有所放缓。但重要的是结构发生了变化,对第三产业、服务业方面的外来投资增长步伐是明显加快的;但在制造业等一些传统领域,增速却是放缓的。未来全球金融风险明显上升的背景下,国际投资者一方面可能觉得中国经济增长还较为平稳,相比其他重要的经济体来说,中国仍属于中高速增长,结构也在改善,对新兴行业仍有投资积极性。但另一方面,在风险上升的情况下总是有人看淡,各方面投资都有保持谨慎的心态,这样也会相应的影响到对中国的外来直接投资。部分外来投资者可能会担心中国经济放缓态势会持续,产业链在外部压力下会进一步向外转移,从而放缓对华投资的步伐。

责任编辑:互联网
首页 | 资讯 | 品牌 | 科技 | 财经 | 营销 | 管理 | 自媒体 | 旅游 | 图片